英超

近万斤病死猪肉流向高校食堂商贩看着就反胃

2019-09-13 00:29: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吕江永等6被告人被带上法庭。京华时报蒲东峰摄

  臭气熏天的冷冻室、发黑的冻肉、变质的猪内脏 这是北京市房山区一处非法生猪屠宰点的场景。近 万斤病死猪肉,就从这里源源不断流向高校食堂和京城百姓餐桌。昨天,收购带有猪伪狂犬病菌等多种病菌的病死猪,之后在锦绣大地等市场进行批发销售的吕江永、李红河、邸军坤、杜康、李榜章、王新阔6人在海淀法院受审,他们涉嫌犯有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庭审

  6人称自己 不吃病死猪肉

  昨天11时,吕江永等6人在法警引导下走进法庭。在法官核对其基本信息时,6人都低着头,答话的声音也特别小。法官只得一一提醒: 抬起头来,大点儿声儿。

  老家河北的吕江永在房山区良乡侯庄村租了一个大院养狗,后来听说病死猪肉便宜,为了能多赚点,便从2011年7月开始杀猪,没有办任何手续。他称自己之前并不做屠宰,干过保洁,开过饭馆, 后来租了大院,养着十几条狗 。

  我不吃那种肉,看着就反胃。 吕江永表示,屠宰的猪有很多淤血,卖的肉也是去掉淤血、内脏、猪皮,以防被认出来, 我对不起大家,希望北京市民原谅我,以后绝不会再干这事儿了 。

  另一名被告人王新阔称,他家在河北涿州,家里就有养猪场,猪不吃食了或者病了,就会拉来卖给吕江永, 一头猪也就卖一两百元 。

  法庭上,几名被告人分别表示: 明知是病死猪肉还在卖,就是为了那点利益,为了挣钱。 当面对法官 你们自己吃不吃 的问题,6人的回答均是 不吃 。

  病死猪肉与合格肉混着卖

  今年44岁的邸军坤回答法官提问时,哽咽着要哭。邸军坤称,病死猪肉都剔掉了肉皮,比较便宜,人不能吃,所以会偷着卖给一些散户,散户也知道不是好肉, 我也会把病死猪肉与经过检疫的好肉一起卖 。

  吕江永那儿有肉时,就会给邸军坤和其丈夫打,一般是凌晨时分便能把病死肉偷偷拉进锦绣大地市场,病死猪肉一般卖1 元,好肉的价格是17元。 去皮的肉切成块儿卖,很难看出什么肉,一般也会绞成馅儿卖,看不出来。 也不能便宜很多,便宜得多了,便会被怀疑。 邸军坤表示。

  回答法官问题时,邸军坤几次痛哭。她说家里孩子很小,想见见孩子。当法官告诉她 现在来不了,可以写信 时,她又一次忍不住哭了。

  昨天,6人均表示认罪,该案没有当庭宣判。

  检方建议判 年以下刑期

  据海淀检察院指控,自2011年7月以来,吕江永以低价从王保华(另案处理)、王新阔等人处收购病死猪,并在其租住房山区良乡侯庄村的大院内,雇用王万江(另案处理)将收购的病死猪进行屠宰,加工成猪肉、猪头等猪肉产品,卖给李红河、邸军坤、李榜章等人。

  王新阔明知吕江永收购病死猪加工猪产品出售,仍多次向其销售病死猪;李红河、邸军坤明知是病死猪产品,仍从吕江永处购买,并在其位于海淀区锦绣大地猪肉批发市场97号摊位、94号摊位上出售;杜康、李榜章明知是病死猪肉制品,还从锦绣大地97号摊位及吕江永处购买并销售。

  2012年9月27日,办案人员当场从吕江永处及锦绣大地市场邸军坤处等查获猪肉、猪皮、猪内脏等猪肉制品1000余千克。

  检方认为,6人因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足以造成民众食物中毒,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应当以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等追究6人的刑事,建议量刑判处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揭秘

  病死猪肉进高校食堂和超市

  2012年9月,北京警方捣毁了位于房山区良乡镇侯庄村的一处非法屠宰点,而此时河北定州人吕江永已在这个隐蔽的院子里屠宰、销售病死猪已达一年多。在臭气熏天的冷冻室里,猪肉、猪皮、猪油、内脏凌乱码放在一起,有的已经变色变质,令人作呕。

  事后,北京市兽医实验诊断所对这些没盖检疫章的猪肉出具的检测报告称,猪肉组织中猪伪狂犬病等检测结果为阳性,可判定该批猪肉为病害肉。

  这些 问题猪肉 被去皮后,堂而皇之出现在锦绣大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继而被批发到多家早市摊点和正规超市销售,一部分被直接销售到饭店、早点铺、高校食堂。

  内脏做熟食猪皮做肉皮冻

  吕江永的老乡李红河在锦绣大地市场从事猪肉批发生意,2012年春节开始从吕江永处进货。 正规渠道进肉一般9元多一斤,从吕江永手里拿只要6.5元,加价一元卖给零售商,还是比正规渠道便宜。 李红河说,他前后从吕江永手里进货2万多斤,获利2万多元。

  据了解,吕江永从病死猪贩子手里拿货的价格是每斤1到2元钱不等,而吕江永的出货价在每斤6元左右。一年多的时间,吕江永卖出的病死猪肉近 万斤,获利十几万元。

  因为担心猪心、肺、血脖肉有病,吕江永都扔了,但对于猪头、猪皮、其他内脏,吕江永却是 物尽其用 。 骨头是五毛一斤,猪头是一块五一斤,猪小肠是一块一根,猪皮是七八块钱一张。 吕江永说,这些病死猪的猪头、内脏等一般被人买去做熟食,而猪皮则被人买去做肉皮冻。

  病死猪肉 搭票 闯检疫关

  办案人员说,查封屠宰场时,用塑料袋装着的一些猪内脏都已经发黑变质。吕江永说,病死猪都是猪贩子送货上门,来源他也不清楚。

  这些未经任何检验检疫的病死猪肉甚至被端上了北京邮电大学餐饮中心新食堂惠风餐厅的学生餐桌。2012年5月开始,何某经营的公司向惠风餐厅供应五花肉和肉馅,而这些肉均是锦绣大地批发商田某提供的病死猪肉,田某是吕江永的另一个 大客户 。

  高校食堂向来是食品卫生的 重地 ,各高校食堂一般对食品原材料都有严格的检验制度。惠风餐厅的经理程某说,何某每次送肉都给 动物检疫合格证明 。然而,这些病死猪肉又是怎样 检疫合格 后进入大学的食堂呢?

  一般生猪屠宰后进入市场销售,必须由动物检疫机构出具检疫合格证明,而猪肉上面也要盖检疫章。一般检疫票是 一猪一票 ,每张票有编号,分割出来的每块猪肉也都有相对应的编号。 但事实上经常是一张票被反复使用,无论是市场管理人员,还是餐饮机构,都没有多少人认真去看。 一位办案警官说。

  这个巨大的漏洞为病死猪肉 裸奔 打开方便之门。据介绍,李红河和田某也从正规渠道进货,他们就拿着正规的检疫票,交给 下家 以应对进场检查,而很多市场和餐厅根本不会细看这些 张冠李戴 的检疫票。

  位于海淀区的北京城乡仓储超市猪肉摊位经营者江某也是李红河的 下家 之一,凭借着李红河提供的检疫票,有时候甚至不用检疫票,江某就顺利地把这些病死猪肉摆上了超市的货架上,而这些去皮肉一般都是绞成肉馅卖给顾客。

  就这样,国家严格规定的猪肉检疫制度被 架空 ,大量未经检验检疫的病死猪肉从脏乱差的非法屠宰点 一路绿灯 。

  □追问

  检验关口缘何道道失守

  我国对猪肉生产的监管是分段监管,即从养殖、屠宰、加工到销售划分为多个环节,每个环节设置相应的监管部门,涉及动物检疫、工商、卫生、质监、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等多个职能部门。

  办案人员表示,从这个非法屠宰点的设立、病死猪肉贩卖到病死猪肉流入市场直至进入老百姓餐桌,没有一家监管部门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

  据办理过类似案件的检察官表示,食品安全法颁行以来,各级政府均成立 食品办 作为流通领域食品的协调管理机构,但因缺少相关行政立法规范,目前,全国范围内对于 食品办 这一特殊职能单位的设立方式还很不统一。

  据了解,2011年年底,京津两地公安机关曾查处一起含 瘦肉精 猪肉的非法屠宰点,数吨 问题猪肉 流入北京市场,而其中一个市场就是此次涉案的锦绣大地批发市场,这家为北京许多早市、农贸市场供货的批发市场在监管上的漏洞可见一斑。

  高校食堂被病死猪肉 攻陷 ,也说明一些餐饮机构的食品安全管理形同虚设。一些餐馆、食堂、超市的检验、监管流于形式,让问题猪肉流入餐桌的最后一道关口失守。

  综合京华时报 张淑玲新华社

中医保健
搏击
分离设备压滤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