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终末之龙 第一百二十六章 苦涩的胜利

2019-10-12 23:08: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一百二十六章 苦涩的胜利

那颗小小的,浅蓝色的水晶球。

埃德看不见它,但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它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他根本不知道这样是否有用……他很可能会失去它,再也得不到它的保护和帮助。他或许原本可以变得更强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无是处……

――但如果为了那种种可能而舍弃一个可以救出差点因他而死的“哥哥”的机会,那他就真的一无是处了。

“艾瑞克!我得放开你一下,你得自己坚持住,千万不能被拉进去!相信我,你的女神绝对绝对没那个打算!就算有,你不觉得她也该挑菲利?泽里吗?!……总之,你给我发誓,就坚持一下!”

没有回答。

“艾瑞克?沃恩!发誓!”他这辈子没用过这么严厉的语气。

年轻人被他吓到似的点头:“我发誓!”

埃德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放开手,一屁股坐到地上,僵硬颤抖的手指完全不听使唤,但他还是成功地扯下了胸前的链子,倒出那颗看起来依然黯淡无光的水晶球,连滚带爬地扑倒尸体边,屏住呼吸,准确地把它丢到了艾瑞克的脸和尸体之间――艾瑞克的双臂已经整个被尸体吞没。

等待的那一刻他脑子里是全然的空白。

浅蓝色的光芒突然在黑暗之中无声地绽放,水晶球就悬在了那里,照亮艾瑞克因用力而有些扭曲的、汗湿的面孔,那景象绝对算不上美好,却让埃德爆发出由衷的欢呼。

“上啊!加油嘛!干得好!”他没头没脑地振臂高呼,看着艾瑞克像是被那具尸体嫌弃了似的,又慢慢被吐了出来,最后完好无缺,一脸怔忡地跪在了那里,呆呆地盯着那颗水晶球。

光芒渐渐变得柔和,在埃德以为一切都已经顺利结束的时候,它突然又明亮地闪烁了一下,流星般直冲向他,重重地砸在他的额头上。

埃德痛得大叫一声,向后坐倒,水晶球黯淡下来,正掉在他的手边。

他捡起它,有些疑惑地看着其中尚未完全消失的光芒,揉着额头,犹犹豫豫地问:“……你……在生气?为什么嘛?我救了你的骑士,你不是应该感谢我嘛?……”

微光一闪,像是泄气似的暗了下来。

寒风吹过无人的墓地,浑身是汗的埃德连打了好几个哆嗦。

――很好,他一准又得发烧啦。

高举的弯刀掉落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随之倒下的骨架散落一地。

菲利?泽里还保持着防御的姿势,哑然看着这一切。

武器掉落的声音叮叮当当响成一片,当最后一个骷髅倒在地上,摔断的头骨碌碌滚到泰丝的脚下,大多数人才开始反应过来,交织着惊喜和茫然的表情出现在每一张死里逃生的脸上。

“我们……赢了?”哈利亚特有点不敢相信。他们竭尽全力,却已经开始精疲力竭,而那些骷髅们却不会有这样的困扰。受伤倒下的人越来越多,而倒下基本就意味着死亡――他已经在考虑让所有人撤退,却不知该撤往哪里,犹豫间,眼前的骷髅却突然在同一时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然后一个接一个倒下。

“……我们赢啦!”泰丝一脚踩上那个骷髅头,高举双手的武器,兴高采烈地大叫。

欢呼声在整个大厅里轰然响起,人们彼此拥抱着庆贺,或跪倒在地失声痛哭。他们大多数不过是普通的猎人和农夫,从未想过会经历如此可怕而激烈的战斗,还能生存下来。

“但这是……怎么赢的?”里赛克擦掉淌到眼角的汗,却让自己的小半张脸都染上了手上的血迹,他的右手被划了长长一道伤口。

哈利亚特把剑扛到肩上,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黎明之前最深沉的黑暗中,只有一片寂静,并没有新的敌人蜂拥而上,但他的血液依旧在沸腾,那让他的耳边一直嗡嗡作响。

诺威走到他身边,静静地望着门外。

“你看见了什么?”哈利亚特不由自主地问,他知道精灵在黑暗中的视力远胜人类。

“……有人来了。”精灵轻声说。

哈利亚特立刻紧张起来。

“人?不是骷髅

。”

他们在仓促中用铁链捆住了霍安,把他和地精们锁在一个房间,战斗结束时精灵还去看过一眼。少年已经醒了,静静地坐在一堆号哭不停的地精里,即使被堵住了嘴以防止他施法,周围也没有一个地精敢靠近他。那些吵闹的生物似乎对危险有比人类更敏锐的直觉。里赛克把他换到了另一个房间,有人正看守着他。

“……是吗……”埃德本应该觉得高兴,心满意足或至少如释重负,但他却只觉得心里像是空了一个洞,有点难受。

“还有一个女人,是个死灵法师,我……我们杀了她。”艾瑞克在一边补充。

“女人……”诺威想起了里赛克提起过的那个名字,“格洛丽亚?你们杀了她?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之前刺了艾瑞克一刀,就像霍安给了我一刀……”埃德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

诺威已经停了下来,惊讶地拉住他,想要检查他胸前的伤口。

但那里只有衣服上一道被刀刺穿的细缝和边缘一点点血迹。

“我没事。”埃德笑得有些无力。

精灵却依然皱着眉头:“你的运气真的很好,埃德,这一刀正中心脏,如果真的刺了进去,你们就没命了。”他似乎是认为那一刀并没有扎得很深。

埃德和艾瑞克对望一眼,默认了他的“好运气”。即使是因为神迹,“死而复生”在此时也不是什么适合谈论的话题。

他们走进大厅。人们正从外面挖来积雪用力擦洗,但地上的血迹依然触目惊心。他们以后大概再也不会喜欢住在这里了。

菲利靠着墙站在一边,呆呆地看着大厅一角,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那里,包括哈利亚特和里赛克在内的好几个人站成了一圈,埃德完全看不见被他们围在里面的人,只能听到隐约的,像是念诵咒语的声音。

“耐瑟斯的牧师在为受伤的人治疗。”诺威轻声向他解释,然后叫了一声:“菲利?泽里!”

曲靖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扬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黄冈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曲靖治疗牛皮癣费用
扬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