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魔武至尊 第77章 大风波

2020-02-14 22:50: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武至尊 第77章 大风波

一个月后,各大圣地、古世家和大部落的人马从天荡神山的地域返回,带来了几宗惊人的消息。

当年的那个龙狱宫的少主并未死于禁地中,而是混进了古世家萧家度日,而今他卷土重来,他在天荡神山内揭开夜郎古国公主的面具、一拳一腿将扶桑xiǎo圣子给打残废、一禅杖打死腐骨宗最杰出的大弟子巫贤、而后又对九华神朝公主追杀不休……这一件件的震撼性的消息令五大神域都震动了。

这无疑是一块巨石投入了平静的湖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五个大陆神洲的目光都聚焦了过来,这个魔宫少主始一出现就做了这么多人神共愤的事,有人愤怒、咒骂、不安,有些大势力甚至派出了无数的修士在五大神域内搜寻他的下落,在西川大陆重重部署,地毯式的搜寻、猎杀,要在他未成长起来前将他扼杀。甚至有些举足轻重的大势力都暗中有所行动,比如曾经参与覆灭龙狱宫之战的万魔窟、东皇宫……

萧家议事厅,家主萧安听闻了这惊人的消息,长眉紧锁,那名龙狱宫的少主毕竟是从他萧家走出去的,难保别的大势力不会联手来问责萧家,天荡神山之旅,萧家派出去的二十九个子弟,而今只有xiǎo半数成功返回,带回来一杆圣兵血色长矛,但他另一方面又为萧环和萧磊两个孩子担忧,怕他们二人被魔宫少主所连累而遭到各大势力的追杀屠戮。

几日后再次爆出惊天猛料,这个可恶的魔宫少年所做的恶行远不止这些,竹剑轩的门人弟子也是全军覆灭,最杰出的的大弟子青衣少昊都生死未卜,他还掳走了竹剑轩掌教的爱女梦灵儿……

这个凶恶的魔宫少年还设计陷害了蝠人族的七王子,被一尊恐怖的圣人捉走带进了西川禁地血枫林,蝠人族的老蝠王怒火滔天,下令全族人马搜寻魔宫少主的下落,而他则亲身去了西川禁地血枫林,要救回自己的儿子。

那名魔宫少主已经重伤垂死,但最后关头却杀出来个龙狱宫的雪将,初阶圣人的修为,这无疑让各方大势力更加震动、不安,雪将乃是当年龙狱宫的丁九寒老魔座下的四大神将之一,骁勇善战、善于刺杀,让人防不胜防,当年有很多的前辈名宿死在了他的手中。

龙狱宫丁宫主丁九寒座下有雨、雪、冰、霜四大神将,相传在覆灭龙狱宫之战时,四大神将皆已战死,而今突然冒出来的雪将令各大势力恐慌不安。

考虑到雪将那初阶圣人的修为,扶桑圣地一下子派出了六位金身长老,能力压初阶圣人,誓要报了xiǎo圣子被废之仇,蝠人族的老蝠王的亲弟弟也参与了进来,与扶桑圣地一道搜寻仇敌。

其他势力也在疯狂的运作,竹剑轩和渎神教这两个一正一邪的宗派竟然联手,只为了他们共同的敌人,放下了多年的仇怨。

一时间丁川和雪槐两人的名字传遍了五域神洲,有些古城内贴满了他们的画像,扶桑圣地悬赏十万金币要买这两人的头颅,有些暗中的杀手组织也都为了这笔丰厚的利润暗中行动起来,天下间一时沸腾起来,甚至将一些与魔宫少主相仿的党羽画像都罗列了起来,比如六腿螳螂、大黑猿、和青色的扑天雕,就连相仿的妖兽都没放过,无论是大猩猩还是猿猴都被抓捕了上千只,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西川一座古老的城池内,宽阔的广场内放满了铁笼子,里面关着上百只凶狞的大猩猩和怪猿猴,边缘地带的几个xiǎo型笼子里还关着几只颜色艳丽的螳螂。笼子里的上百只猩猩怪猿愤怒的咆哮,发狂,将铁笼撞的咣咣响,古城内的人们都围在广场中央指指diǎndiǎn议论纷纷。

“看,那些大猩猩和怪猿和传言中的魔宫少主的护法金刚大猩猩多像。”

“那个少年真凶残,和这么丑陋残暴的大猩猩待在一块儿。”

“那个少年不仅凶残,还很好色,xiǎoxiǎo年纪就淫邪不堪,将竹剑轩掌教的爱女梦灵儿抓走了,可悲啊!西川大陆第二美女竟然被一个xiǎo毛孩子糟蹋了。”

广场外的人们议论纷纷,将丁川这个魔宫少主喷的面目全非,简直是到了人神共愤的境地。

广场中央,一群身穿绿色披风的修士眼神冰冷的望着数百只狂吼的猩猩和怪猿,纷纷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凛冽的剑气在广场肆虐。这群人正是渎神教教众,为了寻找到魔宫少主的踪迹线索,他们将附近几座山脉间的大猩猩和怪猿都捉了个遍。

“大人,这群妖兽似乎不是那头魔宫少主的同党。”一个身材矮xiǎo的修士,上前冲着一名头领人物禀告。

“哦?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没有他们的同党?”

“因为听闻他那只黑猿会口吐人言的嚎叫,跟这数百只猿类叫的不一样。”

“那是怎么叫?”

“它是‘嗷……嗷……挫骨扬灰!’”矮xiǎo的修士仰着脖子学起猿叫来。

“混账东西,那还不快去找,将这数百只猿类都杀了,宁可错杀,不可错放一只。”

头领人物一耳光甩在了修士脸上,无形中透出一股杀意,他是渎神教中的一位长老,被渎神教的火云七圣主外派出来,追杀魔宫余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五大神陆之间一时掀起了剿灭龙狱宫余孽的腥风血雨……

西川大陆与南幽大泽的交界处,连绵不绝的大山和一望无际的沼泽地相接在一起,形成了两道截然不同的地形风貌,西面是黑色的十万大山川,南面则是广阔无垠的沼泽地带和一片片稠密的石林,石林间有毒虫蚁兽出没……

一条十几丈长的花斑水蟒从寒潭中蹿出,带出一大片腥臭的水花,冷硬锋利的墨蓝色蟒鳞蠕动间,把坚硬的山石地面都犁开丈许宽的沟槽。

这时一道惊天长虹从天空飞过,激的花斑水蟒瞬间直立起了蟒身,对着那长虹吞吐腥红的蛇信。

龙狱宫的雪将带着丁川几人,一路南下,闯进了南幽大泽的深处,丁川由于受伤过重,被雪将运转大神通护住了心脉,暂时捡得一命。

雪将一连奔波大半月,未作丝毫停歇,来到了一片南幽大泽的中部区域,眼前出现一片方圆数千里的山林,这里是南幽大泽所独有的几个有山有水的地域之一,其他的地方满是荒芜,不适合人族生存。

xiǎo半柱香后,一片连绵的山脉出现在眼前,由南向北整整十座山峰连成了一片,如同十根擎天之柱伫立在碧翠的山林间。

众人在一个被青山环抱,绿水缭绕的大山谷上方停了下来,这里地处那十座山峰的中部区域,一声嘹亮的雕鸣划破了山谷的寂静,山谷内的十几只如野牛版雄壮的领地狗发现了这个陌生来客,狂吠出声,凶猛浑厚的狗吠声响彻山谷,一群身穿兽皮的青壮男子嘴中呜呜叫着,手持利器从数十株参天古树上抓着粗壮的老藤飞掠xiǎo来,他们个个人高马大,肌体雄健魁梧,如一群未开化的上古野民,带着一股凶悍的蛮夷气息。

“天呐!他们的房子怎么都是在树上?”xiǎo胖子惊讶的合不拢嘴,只见宽阔的山谷内绿树掩映,清溪绿泉,在山谷中央地带一片参天古树上尽是大xiǎo不一的树屋,大多是用凶兽的骨头堆砌成房屋框架,树屋外面则是蒙着一层层凶兽的皮毛用来遮风挡雨,可能是久经风吹日晒,一些树屋外的动物皮毛都破损了。

xiǎo胖子看到那群凶神恶煞的野人冲了过来,吓得哧溜一声躲到了雪槐身后,萧环、萧磊和梦灵儿也露出了一脸畏惧之色,只有紫螳螂和大黑猿面色未变,相反大黑猿还露出了极其兴奋的神色,激动不已的对着远处冲来的野民嗷嗷乱叫。

“大傻猿你瞎激动个什么劲?难道他们是你亲戚?”紫螳螂揶揄道。

“嗷嗷……挫骨扬灰。”大黑猿用仅有的一句人言表达着自己激动的心情,这群野人虽然不是猿类,但却让它倍感亲切。

“雪槐叔叔,这里是什么鬼地方?看起来好吓人啊!不会是食人部落吧!”xiǎo胖子拽着雪槐的袍袖一脸紧张的发问。

“这是苗蛮夷族。”雪槐平静的回应道。

“苗蛮夷族

?听名字就是一个凶残蛮横的种族啊!雪槐叔叔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雪槐还未回话,那群身穿兽皮,手持铁矛弓箭的野人就已冲到了近前,嘴中发出呜呜怪叫,将森冷的弓箭和长矛对准了空中的几人,扑天雕xiǎo青感觉到不妙,欲展翅躲避却被雪槐强行稳了下来。

“呜呜……哪里来的贼寇,竟敢闯到我苗蛮夷族的领地中来,今天就让你们有命来,没命回。”

一个头发乱糟糟、身高近两米的中年汉子持利矛指向几人,他的肌体十分精壮有力,如虎似豹没有一丝赘肉,皮肤呈现出古铜色泽,浑身上下都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雪槐一身白衣,气韵超凡,他面带一丝微笑道:“我们来拜访贵族的苗子义族长。”

中年汉子闻言脸色变了一变,随即脸上露出仇恨的火焰,怒斥道:“你们是万魔窟的爪牙,竟敢上门来残害我族族长,儿郎们准备迎战。”

“唰”的一声,一群健硕雄壮的野人拉满了手中的铁弓,手中的铁矛如密集的飞蝗般冲向了高空,xiǎo胖子几名少年少女大惊失色,这么密集的箭矢和铁矛射过来非把人射成筛子不可。

雪槐在听到万魔窟三个字眼的时候,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而后他大袖一挥,罡风四起,那密集的铁矛和箭矢全都被扫飞出去。

雪槐对着山谷深处大喝道:“雪槐特来拜访苗族,还请苗族长出来一见。”这一声大喝附着上了雪槐那浑厚的元力,在浩大的山谷内回荡不息,将谷中的鸟雀都惊飞起来。

“大胆。”

那名高大雄壮的中年汉子目露森然寒光,手中一丈多长的钢矛激射向雪槐,如一条霸龙出海,虚空都被洞穿开来,带着恐怖的异啸。

见这xiǎo辈如此的不知进退,雪槐那和善的脸上也不禁带上了一丝愠色,沉声道:“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跟头笨驴一样见人就踢可不行。”

雪槐那雄浑的元力如潮水汹涌而出,那一丈多长的钢矛被定在了虚空间,难进分毫。

言行粗犷的中年汉子被气得脸色铁青,diǎn指向雪槐道:“你,你,你这个xiǎo白脸比我还嫩,充什么长辈,看你那xiǎo胳膊细腿的,我一个打你十个。”

的确,雪槐身材修长,皮肤白净,面目俊朗非凡,丝毫没有一丝老态,在中年男子看来他比自己年龄要xiǎo得多。英俊不凡的样貌使得萧环和梦灵儿两女都不禁眼泛异彩。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由远及近。

“大冲不得对雪先生无礼。”

众人侧目望去,一个身材高大瘦削的老人从山谷深处飞来,身法飘忽不定,如一片柳絮借着清风徐徐而来,一种莫名的道韵在其周身流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