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雷震八荒370第三百七十章海外商队

2020-01-25 03:4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370.第三百七十章 、海外商队

“真的?那位女修长什么样子,道兄又是在哪里遇到的?”龟宝露出了满脸惊讶之色,急忙地问道。

“脸色蜡黄、僵硬,像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在海域遇到她的时候,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势,难道她就是你失散的小妹。”冷峻修士又冷冷都问道。

“是的,她便是我的小妹了,她如今在何处呢?”龟宝立即又询问道。

“她现在就是飞行船中,可是你还没有回答为何如此凑巧,可以遇上我们的?”冷峻修士又一脸疑惑地眼神,问道。

“当某的确是一直向着西边而来,而且本来已经绝望了,却又听到了小妹还生还,那真的异常欢喜,请道兄快点带我去见她吧。”龟宝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又急忙讲道。

“不行,你若是没有给出一个众人满意的答复,梁某是很难大意让你见他的,而且你的身份还未确定,也不知道是否想要打劫商队的,所以梁某也必须谨慎。”冷峻的梁姓修士冷冷地讲道。

“就凭他,哈哈,他要是赶来打劫商队,老子一掌就将他给拍死了,还能让他得逞么,梁老弟你也太小心了。”方脸粗眉的金丹期修士立即大笑了起来,完全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讲道。

“是啊,梁大哥,我听那位阮道友说过,她的确与一位道友一起,前往东海寻找灵物,可是遇到了龙卷飓风,所以失散了,当时在治疗伤势的时候,她还一直想外出寻找呢,最后才被我劝下来。”冷静的梁姓修士旁边,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修,相貌有些黝黑,牙齿却非常白须,此时却是开口讲道。

“是啊,梁道兄,就他们相见吧,我们这飞行船如此之大,多一个人不多啊。”一个脸色红润的中年修士,却讲道。

顿时周围的几人都向着梁姓修士求情道,显然梁姓修士才是众人的主心骨,而那位金丹期修士,却只是一个陪衬的。

“还请梁道兄成全,若确实是小妹,那当某立即带着她离开,以避免各位的担忧,而且当某的确也不是什么杀人越货之辈,再说也没有这个能力,还请各位放心了。”龟宝脸上露出了无奈,便对着众人讲道。

“哼,谅你也不敢,而且有如此多道友替你说好话,那就让你见上一面。”冷峻的梁姓修士冷哼了一声,便望着龟宝,答应了下来。

“多谢各位道友。”龟宝脸上露出了惊喜,又恭敬都施礼道谢了。

“哈哈,就是你的小妹,可是你也不能立即带走,毕竟她还要替我们炼丹!”方脸粗眉的金丹期修士又大笑了一下,喊道。

“原来如此,我小妹的炼丹术的确非常了得,而且我也可以炼丹,只是炼丹术就没有我小妹那么精细了。”龟宝点了点头,立即又讲道。

“是么,那正好,刚才已经说了,若是你要搭乘我们的飞行船,却是不能白搭,所以你也要帮我们炼丹,来偿还这旅途的费用。”方脸粗眉的金丹期修士又大笑的盘算了起来。

“这个……那好,晚辈答应了。”龟宝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色,就点了点头,最后还是答应了,毕竟收别人的保护,还搭乘别人的飞行船,的确是要做出一些贡献的,而龟宝心中却是一阵喜悦。

“既然如此,沙兄、楚芳妹,就由你们带着这位当成归道友,前往那位女修那边,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话,就任由你们处置了,也希望当成归道友要遵守飞行船中的规矩,千万不要随意走动,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冷峻的梁姓修士又对着另外两位散修联盟的修士讲道。

“好!走吧,当道友!”金丹初期的沙姓修士根本没有什么架子,直接回应了一下之后,就带着楚芳与龟宝一起进入了飞行船的船舱啦。

而冷峻的梁姓修士望着众位散修,和一些小门派的修士,又讲道:“各位道兄,我们还是快点修复这飞行船吧,然后继续启程。”

“好!”脸色红润的中年修士,带头喊了一声,就与众人开始检查飞行船了,而且也对飞行船一些残破,或是被损坏的地方进行了修补。

龟宝与另外两人来到了船舱的一个房子里面,进入之后,却只见到了里面只有一个人在里面,而龟宝望着那熟悉的身影,便确定是阮月怜了。

而阮月怜正在炼丹,察觉有人进来,而且还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立即停下了手上的炼丹,静静地转头望着了龟宝与另外两人。

“小妹,当大哥终于找到你了?”龟宝立即冲到了阮月怜的身旁,抓起了她的双臂,激动地讲道。

“当大哥,真的是你么,这不是我在做梦么?”阮月怜脸上还是非常僵硬,可是声音中已经带着一丝哭泣的声音了,眼眶中也带着泪水,也是异常地激动。

“小妹,大飓风之后,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大哥找了你一年多啊,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龟宝声音也带着一丝丝激动,讲道,但是神情已经恢复了一些了。

“这……”阮月怜本来就要开始讲了,可是望着周围的两人,顿时又恭敬地讲道:“小妹还没有替你引见呢,这位是沙保良前辈,而由于前辈为人风趣,而且也没有什么架子,所以众人都称呼他为沙兄了。

这位是我新认识的姐姐,叫楚芳,而我被飓风卷飞只好,重伤在海上游荡着,就是他们将我救起来了,而当时我受伤极重,根本无法再去寻找你,后来也只能随着商队一起返回天南修仙界了。”

“原来如此,多谢沙兄、楚姐姐,你们的大恩大德,当某与小妹这辈子是没齿难忘啊。”龟宝又向他们恭敬的作揖,讲道。

“当道友客气,同是天南修仙界的同道,立即出手相助。”金丹期的沙保良哈哈大笑,又直接讲道。

“好了,竟然确定你们两人都是认识的,那我们也就放心了,你们先谈论吧,我与沙兄还要去看看怎么修复飞行船呢。”楚芳望着两人是相熟的,也就确定两人的话都没有假了,于是就对着旁边的沙保良讲道。

“恩,对了,当道友,你要呆在这飞行船,那就要与阮道友一样,每天提交一样数量的丹药了。”沙保良离开之后,还不忘对龟宝再讲一遍了。

“好的。”龟宝又恭敬地讲道,然后就与阮月怜目送他们两人离开了。

而等到沙保良两人离开了之后,龟宝才转向了阮月怜,抓起了她的双手,长舒了一口气,讲道:“怜妹,在我们被龙卷飓风卷入之后,我以为这一辈子都无法见到你了,如今能够再见到你,还真是万幸啊。”

阮月怜感觉到龟宝一双温暖的手,也就依靠在他的胸膛,讲道:“当时,我也是如此啊,而等到醒来之后,已经受了极重的伤势了,幸好有飞行船经过,才能被他们发现之后,进入了飞行船了。

可伤势严重惜却无法去寻找了宝哥了,后来从双修印迹中,才知道宝哥也没有事情,才决定安心地治疗伤势了,等养好伤再做打算了。”

“恩,他们搭救你的经过,我已经了解了,只是在师妹伤好了之后,却没有再来寻找我,那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而在我通过了双修印迹寻找的你时候,却察觉越来越远,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危险,或是有什么布置了?”龟宝疑惑地讲道。

“呵呵,看来宝哥也是非常了解月怜的,之前伤势好了之后,本来是要离开飞行船去寻找宝哥哥的,可以从双修印迹中,却可以察觉出宝哥哥离我越来越近。

顿时我转念一想,何不就在飞行船上等待你的,然后我们就一起乘坐飞行船,向着天南修仙界一起进发,那不是更加安全么,所以就没有离开了。”阮月怜淡淡一笑,又讲道。

“哎呀,怜妹,就会因为你没有去寻找我,而让我来寻找你,才害我担心了许久,如今却没想到你是有此布置了。”龟宝脸上一惊,就知道阮月怜必定会有一些布置,不然以她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会如此之做呢。

“呵呵,这倒是让宝哥哥担心了,但是终归我们又能够在一起了。”阮月怜又淡淡一笑,讲道,话语中也是带着许多歉意了。

“说了也是啊,在茫茫大海上行走几年,除了危险的海兽之外,还有那更加恐怖的龙卷飓风,的确是要特别注意的,如今有一艘大商队让我们依靠,威胁的确可以减少许多了。对了,怜妹帮他们炼丹又是怎么回事呢?”龟宝点了点头,也没有责怪阮月怜了,毕竟她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于是又问道。

“是这样的,他们搭救了我,又允许我乘坐飞行船,那我也只替他们炼丹作为报答,而飞行船上面大概有二十人,修为最高的就是刚才那位叫做沙保良的金丹期修士了。

而飞行船的指挥者是一个叫做梁津昇的筑基后期修士,他相貌冷峻,为人却是非常谨慎,在散修联盟中的地位似乎不低,而且也快可以冲击金丹期了。

所以我每天大概要替他们炼制一百颗上品培灵丹了,不过材料都是他们给的,而只要有材料,炼丹对于我而言,也就变得很容易了,而且也可以继续磨练炼丹之术了。”阮月怜又开始解释道。

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深圳曙光韩国登腾种植牙
常州治疗阳痿医院
苏州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南充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