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红颜是祸水一起几乎导致亡国的致命艳遇

2019-08-21 16:18: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红颜是祸水:一起几乎导致亡国的致命艳遇

一切都从一个女人开始,或者说,一切皆从一场迎亲开始。公元前523年,也就是春秋时代南方第一大国楚国君主楚平王即位的第六年。楚平王突然宣布派遣大臣费无忌前往秦国,为他的儿子太子建迎娶秦哀公的妹妹孟嬴。这是一次政治联姻,目的是为了结成盟友,以抗衡长期与楚国争霸的晋国,但最终却被导演费无忌同志引上了一条诡异的道路,南中国的大地从此陷入纷飞的战火之中,楚国的命运开始朝变态的方向发展。和齐国一样,秦国也出美女,从前秦穆公的小女儿弄玉就是个超级美女,曾经把华山上的神仙都迷倒过,而这个孟嬴一点也不比她弄玉学姐差,人送外号“梦萦”,男人看了都得“魂牵梦萦”,但后世小说家把孟嬴称为“无祥公主”,果然不祥,这个名字取得颇有意味。

络配图

事情糟就糟在她太美了。

更糟的是,迎亲的大臣费无忌是个正宗的小人。

美女加上小人,想想也会出事。

其实,费无忌从前也想当个好人,那时他在楚国从事的是高尚的教育事业,而且他教育的不是别人,正是尊贵无比的楚国储君太子建。

一个多么有前途的职业呀。费无忌本来是可以成为一个好老师,一个好园丁的。可惜造化弄人,或许他教学水平太差,太子建更喜欢的是另一个老师伍奢。这让费无忌很郁闷很费解,这小孩儿怎么就不喜欢我呢,论学问,论帅气,我哪点比伍奢差呀!当时,伍奢是太师,属于大学教授级别,费无忌是太傅,只能算个副教授。

这世上从来只有学生挑老师,没有老师挑学生的,更何况这个学生还是当朝太子,日后的国家元首,可是费老师偏偏不服气,既然这个学生已经不待见自己了,干脆换一个学生教。如何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呢?这简单,换一个太子好了!

不过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实行起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国的储君,哪里可以随随便便就换掉。但要做起来,关键的关键,就是要挑拨楚平王和太子建的关系———两个本无矛盾的男人如何才能反目呢,最好的工具,就是女人。这世上为了女人而反目的男人多了去了。从远了说,洋妞海伦让希腊人打了十年的仗;从近了说,郑女夏姬让陈、楚、晋、吴一大堆男人全乱了套。楚平王也是个男人,是男人就有可能为女人发狂。费老师搞了多年的教育理论研究,别的没研究通,把握人性的弱点却是专家中的专家。

络配图

而孟嬴这种能引人发狂的超级大美女,正是费无忌梦寐以求的最佳人选。

只要楚平王被引得发狂了,他的计划就算完成了一半。

所以,当费无忌把新娘子从秦国接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楚平王说:“大王啊,可不得了,这个秦女长得美如天仙,留给太子太浪费了,大王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该享享清福了,不如,咱自己娶了?”

楚平王说:“这不太好吧,寡人是个正人君子来的,怎么能如此违背人伦呢?”

费无忌说:“没关系,婚礼不是还没开始吗?咱们给太子再找一个!”

只见楚平王看着刚刚送到眼前的大美女,哈喇子已经流了二尺多长。

许久,楚平王才回过神来,说:“好,就听你的,寡人娶了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太子这么孝顺,应该会理解老爸我的。

就这样,太子建分到一个暴丑的齐女当老婆,而孟嬴则被她未来的公公半路给截了下来,做了楚平王的宠妃,没多久,还生了个大胖小子,楚平王爱如珍宝,故取名为珍,这就是后来的楚昭王了。

又是一个老牛吃嫩草的猥琐故事,每次在史书中读到这样的情节,我就忍不住要吐。

阴谋

楚平王已经上钩,剩下的事就好办了。没多久,费无忌又对平王说:“晋国为啥能称霸诸侯,就是因为它接近中原诸国,咱楚国其实一点儿也不比它差,吃亏就吃亏在咱们地段不好!依我看咱们不如扩大城父(在今河南宝丰县,与陈邑城父为二地)的城墙,把太子安置在那里,以谋取北方的宋、郑、鲁、卫等国,这样大王就能专心安定南方的吴越,继而称霸天下了!”楚平王明白费无忌的意思,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要支开太子建!这样也好,自己抢了他的老婆,心里老是不得劲,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如让他待远一点儿,一方面可以锻炼他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尴尬。

络配图

太子建可怜呀,漂亮老婆给老爹霸占了,还被发配边疆,爱情事业两失意。费无忌则别提多开心了,这臭学生终于被自己赶跑了,痛快!可他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现在自己是挺快活,可一旦日后太子建做了楚王,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彻底将太子建置于死地,费无忌就一天不能安心。

也许金庸先生《倚天屠龙记》里成昆陷害他徒弟谢逊的故事,灵感就是打费无忌这儿来的,要不他怎么会给小说的主人公取一个怪名字叫张无忌呢,这个名字岂不是和费无忌三个字太像了一点?

但凡小说的情节,敌人陷害敌人不稀奇,朋友陷害朋友也不胜枚举,学生陷害老师早就被人写滥了,老师陷害学生倒是一个激化矛盾冲突的神来之笔。金庸老先生总能把一个故事讲得跌宕起伏,荡气回肠,根源就在于他对人性的深刻理解。为了利益,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陷害别人,这就是人性的丑恶。虚构的小说如此,现实的历史也是如此。

于是费无忌耐心地等了一年。等到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让平王父子产生巨大隔阂了,他又找到了楚平王,说:“太子因为自己的老婆被抢了,整日里怨气冲天,大王你还是防着他点儿好。我听说他自从驻守城父以后,偷偷地勾结外敌,想攻进都城来造反呢!”要打击政敌,最好的办法就是诬陷他谋反。中国的皇帝或者国君们最害怕的就是手下人造反,所以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抓起来杀了再说。这,就是君主专制制度最大的一颗毒瘤。因为,皇权或者王权这种至高无上生杀予夺的权力实在太诱人了。替天行道啊,天命所归啊,统统都是狗屁,其实他们自己不也是靠造反才得的天下吗?

络配图

中国的这个优良传统,演变到最后,演变到极端,就成了可怕的文字狱。

所以,楚平王听了费无忌的这番话,抱住脑袋抓着头发心中就纠结起来了。

一错再错

楚平王有个心病,就是他的王位来得也并不是那么光彩。

那还是在七年前,公元前529年,那时候楚平王还叫做公子弃疾,是当时楚国君主楚灵王最小的弟弟。

楚灵王是个好战的君主,没事干就喜欢打仗,这种男人的游戏能让他疯狂。“那你怎么办?放了我你可就要遭殃了!”

“放心,我死不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不管你啦,拜拜!”太子建赶忙收拾东西,带着老婆孩子向宋国(今河南商丘)逃难去了。

奋扬把自己绑了,跑回都城去见楚平王。

“太子死了没?”

“太子跑了!”

“谁放跑的!”

“我!”

“承认得倒是干脆!你放跑了太子,还敢来见我,你不怕死吗?”

“大王从前嘱咐我,侍奉太子就像侍奉大王您本人,我可是听了您的话才这么做的,您要杀就杀好了!”

楚平王起了恻隐之心,叹道:“你还真是个忠臣啊,寡人不杀你了,扣你一个月奖金,回去照常上班吧!”

中国的君主对于忠于自己的奴才一般都不会杀掉的,因为这样才能给其他的奴才树立榜样。从前一代霸主楚庄王大发慈悲放了不辱使命的晋国使臣解扬,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太子建跑了,楚平王于是改立他的心肝宝贝芈珍为太子,费无忌顶替伍奢的位子做了太师。

性事解密:古代女性自慰史 三十六宫皆是春

中国古代一方面对女子的贞节越来越重视,而另一方面,私底下也并不反对女性通过自慰解决生理需要。

京师士人出游,迫暮过人家,缺墙似可越,被酒试逾以入,则一大园,花木繁茂,径路交互,不觉深入。天渐暝,望红纱灯笼烛而来,惊惶寻归路,迷不能识,亟入

道左小亭,毡下有一穴,试窥之,先有壮士伏其中,见人惊奔而去。士人就隐焉。已而烛渐近,乃妇人十余,靓妆丽服,俄趋亭上,竞举毡,见生惊曰:“又不是那

一个。”又一妇熟视曰:“也得也得。”执其手以行,引入洞房曲室,群饮交戏,五鼓乃散。士人惫不能行,妇贮以巨箧,舁而缒之墙外。天将晓,惧为人见,强起

扶持而归。他日迹其所过,乃蔡太师花园也。

络配图

这个小故事曾经经过明代小说家凌蒙初的改写,放入他的《二刻拍案惊奇》一书中,讲的自然是豪门大户妻妾众多,且门禁不严,以至于绿帽子连戴就是十余顶了。

性是人天生的需要,女子也不例外,对此只能疏导不能防堵。若勉强防堵,成本太高,要像皇帝老子那样,建个巍峨的皇宫让太监来管理美女可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

到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古代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一方面对女子的贞节越来越重视,而另一方面,私底下也并不反对女性通过自慰解决生理需要。

由于男女生理上的不同,男性解决性欲问题,通过手淫即可,而女性则不然,需要种种道具辅助,而最直接的莫过于对于“男根”的模仿了。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笔者居然发现古代的“如意”这种吉祥物,也是从“男根”发展而来的。

目前出土最早的女性自慰器出自西汉中山靖王刘胜的墓室之中。根据正史资料显示,刘胜有妻妾上百,为了在阴间也能应付那么多的女人,他把“假阳具”也带入了

墓室之中,而且一带就带上好几种。不过从设计的原理上来说,倒没有太多的差异,都属于铜器,中空,内中可置入温水,很形象,连龟头上怒张的筋络都刻画出

来,动感十足。更强的是“假阳具”的尾部还有一个突起的小疙瘩,用以刺激女性的阴蒂。

《医心方》引《玉房秘诀》上说:“或以粉内阴中,或以象牙为男茎而用之。”可见在唐代,满足女性性欲的自慰器也不少,只是名字已经不可考了。

此外,又有出土的宋代假阳具六件,这些假阳具的尺寸比起汉代制品更为粗大,并且作出了改良,上面多刻有螺纹雕花,可以说在实用之外,还注重美工,显见宋代男女并不以性爱欢愉为耻。

明代是中国历史上在婚姻性爱观的两面走到极致的朝代,一面是礼教纲常、道德伦理对人性和爱欲的压抑;另一面是一夫数妻、狎妓嫖娼的荒淫生活完全公开化。而这两个方面时常并存,也促成了中国古代对女性自慰极度的宽容。

《笑林广记》上就有这样一则笑话《打弹》

一尼欲心甚炽,以萝卜代阳大肆抽送,畅所欲为。不料用力太猛,折其半截在内,挖之不出,渐至肿胀。延医看视,医将两手在阴傍按捺良久,跳出弹在医人面上,医者叹曰:“我也医千医万,从未见心会打弹。”

尼姑也需要自慰,更遑论正常人了。所以在有明一代,假阳具成为小贩上门推销的产品目录上的一种,名称也不一,或叫“角先生”、“触器”,或按照产地,称之为“广东人事”、“景东人事”。《醒世姻缘传》第六十五回提到:“又将那第三个抽斗扭开,里面两三根‘明角先生’,又有两三根‘广东人事’。”可见明角先生和广东人事是两样不同的东西。关于“广东人事”,比较详细的见于《株林野史》一书:“(仪行父)又拿出一东西,长有四五寸,与阳物无异,叫做‘广东膀’,递与荷花,说道:‘我与你主母

干事,你未免有些难过,此物聊可解渴。’荷花接过来道:‘这东西怎样弄法?’仪行父道:‘用热水泡泡它就硬了。’”这里的‘广东膀’估计就是“广东人事” 了。

络配图

而在《聊斋》上,《狐惩淫》一文中还有一种“藤津伪器”,同样是以水浸泡,应该和广东膀差不多,更也许是名异实同。

至于“景东人事”,《型世言》中说它“甚黄黄这等怪丑”。《金瓶梅》上则描写它能套在阳具上,属于男性阳具增大器,与“角帽”相类似。不过这种淫具应用的范围似乎不局限在男女,《浪史奇观》中就有双头角帽,供二女共用。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角先生”呢?《肉蒲团》上说“竟像是个极大的角先生,灌了一肚滚水,塞进去一般”。而《姑妄言》上则说:“有一个《西江月》赞它的形状:腹内空空无物,头间秃秃无巾

。”

由此可见,角先生应为腔体,中空处可注水加温。随着工艺的演进,角先生不但上有龟棱,还刻上精美的螺纹,以增强摩擦时的快感,《姑妄言》就说“上面还有些浪里梅花”。

至于用法,则是女子将其缚于足跟上,凑对牝口,膝盖弯曲以纳吐之。

角先生又名“角帽儿”,在明清色情小说中往往见之。如《浪史》一书写道:“(李文妃取出)一个京中买来的大号角帽儿,两头都是光光的,如龟头一般,约有尺来样长短,中间穿了绒线儿,系在腰里,自家将一半拴在牝内,却盖上支以轻撞进安哥牝内……尽力抽送。”

有些淫具还可以男女两便,如《怡情阵》中写道:“有酒杯还粗,五寸还长,看看似硬,捏捏又软,霎时间又长了二寸,霎时间又短二寸。忽而自动,忽而自跳。上

边或黑或白,或黄或绿,或红或紫,恰似个五采的怪蟒。……道士道:‘这叫做锁阳先生,男女两便,又名锁阴先生。男子用他,临阳物硬的将他套在上边,就如生

在上边一样,能大能小。……女人用时,便用热水烫,放在阴户,如活的一般,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此等淫具,男用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欲,甚至是占有

欲、虐待欲,女用显然是自慰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成人护理垫应该去哪买
长期便秘会得痔疮吗
宝宝尿黄怎么回事
哪些食物养生补肾
分享到: